如果他冇有猜錯的話,直到他們做好對大魏開戰的準備,纔會還青龍自由。

也就是說,青龍此番雖然自由了,但他並幫不到蕭權什麼。

照目前形勢來看,崑崙與大魏是大勢所趨,青龍身為崑崙太子爺,他的身份讓他不能站在蕭權這邊。

但同時他也不想站在蕭權的對立麵。

長老們為他為崑崙所做的一切,雖然有些事情非他所願,但他們的出發點終究是為了他為了崑崙好,青龍不能因為他們做了他不希望之事,就抹殺他們的付出。

更不能與他們對立。

所以,崑崙山一旦與大魏對立起來,青龍的處境也是十分為難。

蕭權懂,他淡淡道:“那你有什麼打算嗎?”

崑崙山與大魏撕破臉是遲早之事,不過不同的是,是看以什麼方式撕破臉而已。

青龍道:“我隻希望兩國不要發生戰事,萬一實在是無法阻止這件事發生,那就希望這場戰事能速戰速決。”

他在想,如果冇有他的參與,冇有他領兵出征,這戰事或許就能避免,退一萬步來說,即便不能避免,起碼能拖延時間。

畢竟青龍纔是崑崙山之主,冇有他在場,長老們多少還是有顧忌的。

或者說,長老們一定要發動戰事的話,那也得在他們找青龍無果之後,纔想辦法越過青龍去領兵出征。

而這些準備都是需要時間的。

所以,青龍想就趁著這個機會,找個地方隱居起來。

從此不問世事。

此乃他能想到的最折中的辦法。

蕭權疑惑道:“這樣你真的甘心嗎?”

身為崑崙太子,從小被灌輸的思想就是為崑崙謀發展,各方麵也比彆人要努力千倍萬倍。

好不容易等來誅神印被破,他們自由這一天,他們的稱霸天下之理想也將要實現了。

青龍就這麼放棄,他所有的努力等於白費,他一身的本事無處施展,他就不覺得可惜,不會遺憾嗎?

“不會,我所願,蕭大人您是知道的。”即便光線不太好,蕭權仍舊能看出青龍眸光中的堅定之色。

既然如此,蕭權道:“好,蕭某一定會如你所願,讓天下百姓免受戰事之苦。”

青龍淡淡一笑道:“那我替崑崙百姓謝過蕭大人。”

蕭權眸光閃閃地看了青龍一眼,道:“青龍大人此言差矣,要謝也該是蕭某謝你深明大義。”

放眼整個天下,位於高位者卻不眷戀權力之人,真是打著燈籠也難找。

青龍真的是世間稍有的心性豁達到如此程度之人。

隻要百姓們能安居樂業,他寧願拋棄所有榮華富貴!

也因為他的相助,蕭權這一路走來,也避免了很多麻煩。

青龍謙虛道:“蕭大人言重了。”

“以後我可能就幫不上您什麼忙了,還望蕭大人好好保重。”

蕭權點了一下頭:“會的,你也是。”

“你想好去哪裡了嗎?”

雖說天大地大,可能讓崑崙山太子遠離世俗,安心隱居之地,可不好找。

青龍想了想:“先去終南山吧。”

終南山雖然不是什麼世外桃源,可那個地方明澤曾經待過,明澤死後,想必也不會有人再去那裡了。

青龍就在那個地方修行,挺好的。

聞言,蕭權沉默了片刻,然後道:“嗯,那確實是個好地方。”

有了目標,此地又不宜久留,青龍與蕭權辭彆後,便悄悄離開了崑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