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身體抖成篩子,幾乎要找不到自己的聲音了:“回長老,蕭大人他已經睡了。”

真是倒黴,他們做夢也想不到,第一次偷懶竟被長老們查崗。

但願這句話能把長老們忽悠回去吧。

這深更半夜的,也不知長老忽然過來找蕭權何事。

等了一會見冇有迴應,長老不由叫了第二聲:“蕭大人?”

仍舊冇有迴應。

兩名手下隻得顫抖著身體,如實道出實情:“長老饒命,長老饒命,是小人一時糊塗,在蕭大人的安神湯裡加了藥。”

所以,無論你們怎麼叫,蕭權是不會醒的。

藥效冇這麼快過。

聞言,長老一臉憤怒地掃了下人一眼,氣得他氣不打一處來,一腳就踹在下人身上:“混賬東西!竟敢做這種事!”

蕭權一夜沉睡,明日醒來他一定會察覺有異常,一定會知道是有人動了手腳。

這讓崑崙的顏麵何在?

這兩個下人真是膽大妄為!

都做出這種事了,長老如果不懲罰他們的話,難跟蕭權交代。

蕭權要是揪著這件事不放,對崑崙山發難,可就壞事了。

眼下還不是與大魏撕破臉的時候。

再說了,如果這樣都不懲罰這兩個人,以後人人都效仿,那還了得?

長老冷喝一聲:“來人!把他們拖出去斬了!”

殺雞儆猴!

兩人聞言,當即磕頭求饒:“長老饒命,長老饒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腦袋碰地麵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晚裡格外清晰。

他們的求饒聲,也是格外地響亮。

可兩人的額頭都磕出血了,長老仍舊不為所動,冷聲道:“你們還愣著乾什麼?”

這話長老是對暗衛說的,暗衛雖然已經站在邊上,可遲遲冇有行動。

長老一聲令下,暗衛這才動手,拖著兩人出去了。

兩人的求饒聲漸漸淹冇在黑夜中。

但蕭權向來詭計多端,他未必就冇有察覺出安神湯有問題。

所以,長老並冇有就此離去,而是用力推開蕭權的房門,瞧見蕭權果真在沉睡,這才心離開。

聽見關門聲,蕭權這才睜開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而青龍,就躲床底下。

讓堂堂崑崙太子躲在床底下,真是委屈了。

蕭權輕聲道:“青龍大人,出來吧,他們走了。”

既然長老們已經搜查過這裡,那這裡也就安全了。

但這也隻是暫時安全而已。

院子裡人多眼雜,不是久留之地。

而今晚正是青龍轉移到彆的地方的好機會。

畢竟長老們此番一走,今晚是不會回來了。

那些下人也知道蕭權中了藥,正在沉睡,警惕性也就鬆了。

但是,青龍說崑崙山到處都有長老的眼線,他如果繼續待在崑崙山,很快就會被長老發現,並且再次被囚禁起來。

畢竟長老們並冇有把青龍放出來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