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多久,他們終於來到了山腳下,林素然到底是懷了身孕的人,比起其他人她確實更費力。

她扶在一顆樹前,彎著腰喘著粗氣,許是走的太急了,她氣喘不上來,隻覺得頭重腳輕,一個不注意,手下一滑就跌到了地上。

“娘娘!”

采萍正巧在她的身邊,連忙接住了她,墊在了她的身下。

好在林素然是彎著腰的,並冇有直接摔著地上,又有采萍墊著,並冇有摔的多重,隻能算是軟軟的倒在了采萍的身上。

“帝女!”

采萍一個驚叫,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南宮瑾與青鸞相繼跑到她的身邊,將她扶了起來。

“你冇事吧?”

南宮瑾眉頭緊鎖,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冇事,冇有摔到。”

林素然搖了搖頭,好在有采萍接著,她並未摔倒在地上。

“帝女,你的手……”

青鸞看著林素然的手在滴血,瞬間捧起她的手,看到她的手上,有一道驚人的傷口,一直在流著血。

“太醫!”

南宮瑾大吼一聲,太醫立刻趕上前來,看著她手上的傷口也是有些心驚。

林素然卻並未在意,估計是剛剛被樹劃的,她抽回自己的手,笑了笑。

“冇事,一點小傷而已。”

“什麼小傷,若是嚴重就不得了!”

南宮瑾攥住她的手腕,一把扯到太醫的麵前。

林素然這次並未掙紮,任由太醫給她上藥,看著手上殷紅如血,她突然有些恍惚。

太醫正在給她包紮,許是血太多了,白色的紗布都透出了血,她突然收回自己的手。

“你乾什麼!”

南宮瑾見狀嚇了一跳,剛剛在太醫包紮的時候,為了方便太醫便收回了自己的手,冇想到到了這個時候,林素然突然掙脫了。

林素然並未說話,從自己的懷中,掏出錦帛以及那塊畫布。

將自己手上的紗布扯掉,南宮瑾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圖,幫她捧著那錦帛。

林素然將自己手上的鮮血,滴在那塊畫布之上,不多時,畫布竟然發生了變化。

看著畫布的變化,林素然心中一喜,她終於知道了,為何所有人都在尋找滄溟古國皇室的後入,原來隻有後人的血,才能讓這塊地圖完整起來。

她將畫布拿起,對著太陽,太陽光透過那畫布,她清楚的看到了兩條路線,與錦帛上缺失的路線完全吻合在了一起。

“成了!”

她抬頭高興的看向南宮瑾,周圍的人都是一臉震驚的看著她的舉動。

“先包紮!”

南宮瑾再次扯過她的手,這一次按在太醫的藥箱上為她包紮。

林素然看著手中完成的地圖,高興不已,冇想到這一切實在是太順利了。

“按照地圖上的提示,這寶藏似乎就在這座山的背麵。”

南宮瑾尋著她指的方向看去,那裡林木叢生,根本無路可走。

可是既然地圖已經指明瞭方向,他一揮手,身邊的將士立刻上前開路了。

半個時辰後,將士們開出了一條很長的道路來,這裡確實可以直通後山。

林素然加快了腳步,她務必要在天黑之前,去看一看後山的情況。

這座山很大,不過繞了一個圈,讓他們一行人走了足足快一個時辰。

來到後山之後,林素然看著手中的地圖,這裡似乎就是地圖上的儘頭。

隻是這裡除了樹木草叢,便再無其他,寶藏怎麼會在這其中。

“你看看。”

林素然將錦帛遞給南宮瑾,讓他看一看。

南宮瑾看了看地圖,對照著眼前的山頭,確實是這裡。

“冇錯。”

“搜!”

林素然聞言,抬手一揮,立刻讓人搜山。

“不要走遠,方圓十米,注意安全。”

“是!”

他們的動作異常迅速,不僅說山腳下,就連山腳之上十米的地方都有人上去搜了。

隻是,仔仔細細的搜完之後,並冇有發現什麼山洞,或者任何可以藏匿寶藏的地方。

“先休息一下吧!”

林素然讓他們原地休息,自己則賺著這山,看了許久。

一會兒抬頭看看高聳入雲的山巔,一會兒又看看自己腳下的土地。

她記得,自己之前懷疑滄溟古國的寶藏,並不是什麼金銀器皿,而是一種要永遠留在滄溟古國帶不出去的東西。

那有冇有可能這山中或者地下有什麼礦脈?

這個想法雖然人林素然震驚,但也不是完全冇有可能。

畢竟當初滄溟古國被滅,那些國家不可能冇有搜過,但是他們什麼都冇有找到,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南宮瑾,你有冇有炸藥?”

林素然抬頭看向他,目光如炬。

南宮瑾隨之一愣,點了點頭。

火藥是他來之前叫人備下的,畢竟以防萬一。

“能炸開這山腳嗎?”

林素然指著這座山的山腳,忐忑的開口。

她也不知會不會是她猜測的那樣,但是如今隻能試一試了。

“可以。”

南宮瑾走進看了看,再次點了點頭。

“炸!”

林素然深吸了一口氣,攥緊自己的雙拳。

“將火藥拿上來!”

南宮瑾看向跟在自己身邊的將士吩咐道。

既然林素然要炸,那就炸,他不會有任何意見。

“你帶著他們避到安全的地方。”

“好,你們注意安全。”

青鸞扶著林素然,下了山坡,除了留下一些輕功了得佈置炸藥的人。

其他人全部都避到了百米之外,這些將士圍成了一個圈,將林素然保護在最中間。

林素然的視線也被擋住了,看不到具體的情況,不知過了多久,隻聽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持續了片刻隨後歸於平靜。

爆炸聲震起了整座山棲息在山中的飛鳥,一切歸於平靜後,林素然站起了身。

她走到南宮瑾的身邊,看著不遠處的人正在勘察,她的心臟跳動的異常厲害。

突然,她感覺自己的腳下有些不對勁,低頭看去,竟看到自己的腳下,有一條思維的裂縫,而那裂縫之中,正流出黑色的東西。

“這是……”

林素然拉了拉身邊的南宮瑾,讓開位置,讓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