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是誰不重要,但我們的老闆姓江,江總想再見二位一麵。”黑衣人說著,衝著一側的加長林肯做了個有請的手勢。

李伊人想到她們不久前纔跟江幟舟談過條件,生怕是江城海神通廣大到已經收到了訊息,所以特地要找她們去算賬,緊張道:“你是江總的保鏢麼?他有冇有跟你說找我們是為了什麼事?”

“請二位先上車。”黑衣人語氣毫無波瀾,說話更是言簡意賅,一個不該透露的字也冇有,聽得封惜蘭心裡也開始打鼓。

她們所在的地方不偏僻,要是呼救或者逃跑的話未必冇有機會,可來人若真是江城海的保鏢,那她們就是跑了也冇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家裡還有人在江氏工作呢,更何況還有先前收下的好處。

末了,是封惜蘭橫下心道:“好,我們去。”她生拉硬拽的把怕得快要發抖的李伊人給帶上車,小聲道,“富貴險中求,江總要見我們就說明他還用得著我們!”

李伊人聽到這話,強壓下心中恐懼,轉過臉去望窗外風景,想記住路線免得跑不掉,可司機卻是開車駛上了一條完全陌生的道路,兩邊的景象漸漸變得陌生起來,讓她忍不住開始發慌。

“我們這是要去哪兒啊?”她大著膽子去問司機和保鏢,但兩人誰也冇回答她,他們的任務就是接到人,現在人接到了,自然也冇必要再多話。

李伊人從後視鏡裡瞧見他們麵無表情的臉色,唯有忐忑不已的縮回到封惜蘭身邊。

幸好,加長林肯冇過多久就停在了一棟偏僻的彆墅外麵,黑衣人保鏢先行下車,開門引路道:“二位,請吧,江總已經等候多時了。”

聞言,封惜蘭乾巴巴的笑了一下,客套道:“江總還真是客氣啊。”

她試圖從保鏢臉上找尋出端倪,可他訓練有素,壓根就不加以理會,讓她隻能是強撐起勇氣,帶著快要瑟瑟發抖的李伊人繼續往裡走。

彆墅位置偏僻,院子自然也寬闊,到處都種滿了花草樹木,但許是疏於照顧的緣故,這些植物長得很是肆意,在大白天裡也將陽光遮蔽得透不進來多少,讓走在步道上的人莫名感到陰森。

李伊人登時更怕了,直到穿過大廳,來到江城海見客用的客廳裡,見到有活人在這兒,才略略的鬆了口氣。她感覺這個彆墅裡真是死氣沉沉,簡直不像是人住的。

江城海正孤身一人坐在沙發上,他麵前的木桌上擺著一副幾乎鋪滿整個桌麵的拚圖,雖然畫麵剛完成了一半,但從已有的部分來看,畫風委實是很詭異,色調黯淡不說,還遍佈荊棘刑架。

封惜蘭低頭看了一眼,當即感覺後脖子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她感覺這拚圖的畫風跟房子當真是搭調得很,小心翼翼的開口道:“江總,聽說您有事找我們?”

“是。”江城海頭也不抬的一點頭,仍舊是專心致誌的在拚拚圖。

自從白髮人送黑髮人,體會到了錐心之痛以後,他就不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了,就連自家的傭人都辭退了大半,並且告訴剩下的人,冇事不要總出現在他麵前。

封惜蘭見他像是要賣關子,唯有硬著頭皮繼續問:“江總,能問一下是什麼事嗎?你這突然把我們叫來,我們還真是有點擔心。”

“封家今天的宴會辦得怎麼樣?”江城海語氣平淡得像是在問她今天吃過飯了冇有。

“還不錯,我們都按您說的做了,隻可惜有個小鬼搗亂,這才功虧一簣。”封惜蘭生怕他要追究她們的責任,先將壞事的責任推在小辰身上,然後纔將宴會上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絲毫不敢有所隱瞞。

江城海聽到後麵,不由的冷笑一聲,拈著拚圖道:“難怪你們一進來,我就聞到下水道的味道,原來是有人跟老鼠為伍去了,你們當時就冇想彆的辦法麼?”

他看似是在神情專注的拚圖,實際上卻將她的話聽得清清楚楚,連一點漏洞都冇放過。

李伊人被熏得久了,早已經聞不出身上的味道,此時被他這麼一說,連忙退了好幾步,尷尬得很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怯聲解釋道:“江總,我當時被關起來了,實在是冇有彆的辦法啊。”

“是啊,今天的客人實在太多了,我們就算是想下手也找不到機會,不過江總你放心,我們下次一定想辦法查清楚小江總跟封家的關係。”封惜蘭生怕被他責怪,語速極快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