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

葉季風呆若木雞,他從未見過如此古怪的陣法。

那些巨人,似真似假。

若說它們是真實的,可那身體明明就像一道投影,近乎半透明。

可若說它們是假的,它們此刻的動作,以及臉上的神韻,又那麼的唯妙唯肖。

尤其是那猥瑣的聲音,就在你耳邊響起,吵得你心煩。

“左一下啊,右一下哦,來來回回,動不停呀……”

這聲音明明很稚嫩,可是又十分齷齪,腦海中會不由自主地想到某些畫麵。

“噠噠噠……”

巨人隊伍以一種怪異的姿勢,排山倒海一般在土黃色的煙霧中行走起來。

“哎!”

唐凡聽著小雷這欠揍的聲音,感覺有些丟人。

這傢夥哪點都好,就是這一點,實在是讓人吃不消。

他抬頭看向頭頂,在土黃色煙霧的隱藏下,小雷正帶著紅狐、黑子等靈獸極速行走。

他們的動作,與巨人的姿勢一模一樣。

這些巨人,分明就是他們的投影,隻是因陣法的存在,掩蓋了他們靈獸的本尊。

“碧塵啊碧塵,你怎麼喜歡上這個東西,我都替你不值!”

唐凡鬱悶地搖了搖頭。

“小雷子,你快點!這裡的靈獸還不夠多,組成的陣法破綻百出,我無法拖得太久!”

唐凡的耳邊,傳來了奔雷獸的聲音。

“知道了!”

唐凡立刻回過神,連忙掐訣,將自身修為融進丹爐。

唐凡想在小雷組成陣法纏住對方的同時,再煉一枚丹藥,以免到時小雷體力不支,而萬塵又不能及時出現。

他要煉的不是補充修為之丹,而是一枚蘊含雷霆屬性及永恒之唸的,強**丹!

唐凡還記得當初在五仙宗為老狐狸煉製固體丹時,意外將殘餘靈氣化為法丹的事情。

上次的那枚法丹,完全屬於意外,可唐凡在事後推衍了多次,目的就是可以單獨將法丹煉製出來。

要不是從那之後,他每天都忙,早就嘗試了。

不過,他現在雖為第一次煉製,但因有了在五仙宗煉製多枚驚世大丹的經驗,再有長久的推衍,對於這枚法丹的煉製,還是很有把握的。

隻不過,唐凡煉丹時的不確定因素太多,至於最後到底能煉出一枚什麼樣的法丹,他也說不清楚……

就在唐凡專心煉丹時,霧氣中傳出了一聲怒吼:

“唐凡,你這個噁心的傢夥,竟然創造出如此猥瑣的陣法,該死的!”

一位結丹中期的修士,似乎心神有些受不了,掐訣衝向了巨人隊伍。

“噠噠噠……”

巨人隊伍好像冇有任何感覺,仍然按照之前的路線與姿勢行走著。

隻不過,在他們的腳下,形成了寒熱交替的風,每一步都會踏出一個漩渦。

漩渦之內,風的屬性或熱或寒,極為的不規則。

在他們那半透明的身體內,還有雷霆閃現出來。

這些巨人,就像由雷霆組成,在這土黃色的世界內,散射出刺目的光輝。

“給老子碎!”

衝過來的那位結丹中期的修士,握拳砸向了其中一位巨人。

可是,他的身高,在巨人麵前彷彿是螻蟻,這一拳,還不及巨人的腳趾頭大。

“砰……”

巨人仍然保持著之前的動作與步伐,抬腳落下的瞬間,剛好踩在了他的身上。

“啊!”

此人發出慘叫,身體炸開,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融於了煙霧,不見了蹤影。

“這……”

看到這一幕的葉季風等人,全被嚇住了。

他們本以為此陣隻是用來困住他們,可是卻冇想到那些似真似幻的巨人,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殺傷力。

這可怎麼辦纔好!

葉季風終於醒悟過來,自己中計了!

“大家向我靠攏,集合在一起後再破陣,切忌單獨行動!”

葉季風向四周傳聲,可是隨著巨人的行走,陣法內的霧氣隨時都在變化,他又看不清屬下們的方位了。

幸好,他還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唐凡,仍然站在寡婦樓的房頂煉丹。

“大家聽著,全部衝向中心的唐凡,他那裡是安全的!”

葉季風通過修為之力,將自己的聲音傳出。

“收到!”

葉季風聽到了一些迴音,內心稍安。

唐凡心中一顫,葉季風果然不簡單,這麼快就看到了問題所在。

陣法中的巨人全都圍著唐凡在行走,無形中就把他當成了中心的陣眼,這也就給了葉季風機會。

“小唐子,你快點啊!”

天空上的小雷無比焦急,此陣對他的消耗太大了。

“雷爺,你可是仙界至尊,九天雷神啊!”

唐凡立刻奉上馬屁,他現在必須依靠小雷的力量。

“好咧,雷爺拚了!”

“今日,我要重整葉家血脈,免得有人偷梁換柱,都來冒充雷爺的後人!”

“小唐子,你把十方雷冰給我!”

小雷受到馬屁鼓舞,全身金光更盛,眼中釋放出自信的光芒。

偷梁換柱?

唐凡對於奔雷獸的話很是疑惑,可現在不是詢問的時候。

他一拍乾坤袋,將十方雷冰扔了上去。

小雷手握十方雷冰,快速吸收著其內濃鬱的雷霆之力,身上傳出砰砰的響聲。

“小的們,變陣……換個姿勢!”

在小雷的指揮下,靈獸的隊伍立刻發生變化,幾乎變成了一個擴大版的十方雷冰,幾位強者站在了最前方,形成了四支箭頭。

下方的巨人隊伍也隨之變化,隊形與上空的靈獸隊伍一樣。

“轟轟轟……”

陣法內傳出更猛烈的風雷,土黃色的霧氣飛快旋轉,又浮現出了一支巨人的隊伍!

緊接著,二變四,四變八……

最終,整片被陣法籠罩的寡婦樓區域內,完全被巨人隊伍所填滿了。

葉季風等人正要衝向唐凡,結果又被巨人隊伍擋住了。

有些人不信邪,還想對巨人出手,結果瞬間慘死,同時融入煙霧當中,彷彿成為了陣法的一部分。

“這傢夥,在陣法方麵的造詣確實驚人,如果他在全盛時期……”

唐凡看得心砰砰跳,不敢再想下去了,連忙專心煉丹。

此刻,焚月丹爐內的靈氣已經開始凝結,隻是靈氣明顯不夠濃鬱。

“拚了!”

唐凡咬著牙,又拿出靈石扔進了丹爐。

小九立刻升溫,靈石炸開,丹爐內發出了爆裂的聲響。

不等靈氣擴散,唐凡又散出修為,將靈氣壓縮在丹爐內。

“凝!”

唐凡已經耗費了大量的修為,此刻有些體力不支。

他立刻拿出丹藥吞下,繼續瘋狂的將修為輸進丹爐。

焚月丹爐的震顫更加猛烈,靈氣在丹爐內翻滾著,將爐壁撞擊得嗡嗡響。

一股恐怖的令人聞之膽寒的氣息釋放出來,哪怕是在陣法內,葉季風等人都能真切地感受到。

這氣息不是藥香,而是含有雷爆氣息的靈力!

“如此強悍的力量,如果炸開……”

葉季風瞪大了眼睛,看著巨人掩護下的唐凡,又抬頭看向唐凡頭頂的土黃色光柱,目露推衍之芒。

幾息之後,葉季風的臉上閃過一絲堅毅,似乎做出了決斷。

“罷了,就當是我為家族做出最後貢獻吧!”

“既然你如此瘋狂,那麼,我隻能比你更瘋狂了!”

“哈哈……”

葉季風抬起雙手,指向了天空,一身修為全部聚集到掌心。

“寂滅引雷法!”

“轟!”

兩道金光從葉季風的掌心射出,直衝蒼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