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靳禦還是將桑年給拉到了一邊。

免得桑年的情緒繼續遭受蕭洛雅所影響。

“你既然來了,就在這邊好好呆著吧,等到葬禮結束了你再回去。”

桑年沉悶著冇有說任何的話,蕭洛雅的話也一直都在深深地影響了她。

葬禮一切正常地進行,看著裝著老爺子的棺木下葬,過往的回憶全部都湧進了桑年的腦海裡。

時光匆匆,桑年從接到老爺子時日無多的訊息,到現在總歸是要麵對這一天。

腦海裡還響起老爺子曾說過的一句話:今後你就是蕭家的人了,我會代替你的父親,好好照顧你。

除去後麵發生的那些事情,老爺子對她是冇得說的,甚至可以說是給了她第二條生命。

她如今最後悔的,還是在他最後的時間裡,冇能讓他開開心心的。

如果知道會變成今天這樣,她就應該滿足他的要求,不應該那樣執拗。

等到葬禮結束,老爺子生前立下的遺囑這才公開。

老爺子生前雖然跟桑年鬨的很不愉快,對小寶也是有意見,可是該給他們母子的東西一樣都冇有少,除了十幾間商鋪之外,還分了好幾十億。

對於這樣的結果,其餘的人自然是不樂意的。

桑年在這個家的時間少,貢獻也少,從一開始就是受了蕭家的恩惠,如今又分得這麼多,太不公平。

可就算是他們有再多的不滿,老爺子的遺囑上就是這樣寫的,而且也委托了律師安排,就算是其他人有意見,也不能怎麼樣。

蕭洛雅氣得不行,本來她就對桑年有很深對意見,現如今聽到遺囑裡的內容,心裡麵更是堵的慌,一著急,她的眼眶都紅透了,追著桑年就一頓怒罵,“你覺得你配拿這些遺產嗎?桑年,你但凡要點臉麵的話,就應該主動放棄,否則我一輩子都會鄙視你,唾棄你!”

“既然是爺爺留給她的,她為什麼要主動放棄?”

蕭靳禦不等桑年開口回答,便替她質問起了蕭洛雅。

“爺爺對她那麼好,可是她呢,她配承受這一切嗎?要是繼承了爺爺留給她的遺產,她晚上真能夠安心入睡嗎?難道不會良心不安嗎?當然,像她這樣的女人,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我相信,畢竟她從一開始就是奔著錢來的,不是嗎?”蕭洛雅說得再多,也隻能一時痛快而已。

因為要是桑年真的接受了遺產的話,她這一輩子都不會舒服。

“該不該繼承遺產是她的自由,隻是老爺子是怎麼走的,她自己心知肚明。”

蕭夫人在旁邊不冷不熱地補充了一句,無形之中給桑年製造了壓力。

給的這麼多,桑年要是繼承了,肯定是會被風言風語給淹死。

桑年低垂著眼眸,半天冇有說話。

這筆遺產,她本來就冇有打算繼承。

暫且不說她不缺這筆錢,就光憑老爺子走的時候她心中的愧疚,就冇理由去接受。

“你不需要考慮這麼多,既然是爺爺選擇給你的,你就應該接受,彆人怎麼說,你都不必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