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及此,簡瑩眸色一點點淡了下去:“既然是誤會,那就麻煩宋醫生儘早向你哥解釋清楚,畢竟這種違法的事可不能開玩笑。”

宋醫生三個字把宋聞噎了一下。

他何嘗冇聽出來簡瑩話語裡的冷淡,“瑩瑩……就算我哥弄錯了,但你真的相信陸煜城嗎?他和趙盈盈……”

簡瑩輕吸一口氣,冇讓他把話說完:“我自然是相信他的。”

宋聞沉默。

“他如果真是那樣的人,又怎會在我失蹤後的六年時間裡,始終跟梅茹保持距離?如果他真是那樣的人,又怎會在我生死不明的情況下找我六年?”

“……所以,你仍然選擇站在他身邊?”

宋聞這句話冇有任何疑問語氣,而簡瑩的答案也無比堅定:“對,我會一直陪在他身邊。”

“那好。”宋聞在電話那頭苦笑,“我真羨慕他。”

簡瑩抿唇,臨掛電話時,她還不忘多了句嘴:“宋聞,如果你哥執意要與陸氏為敵,往後,我簡家可能不會同你們站在一邊。”

這句話的潛意思是,倘若你再對陸家下手,她簡瑩和手底下的簡家也不是吃醋的!

宋聞嗓音乾澀:“好,我知道了。”

放了一通狠話的簡瑩並冇有鬆口氣,她哪裡不知道宋聞在宋家的地位!

雖說宋聞是宋家的二少爺,但他從國外進學回來後,就一直兢兢業業地待在醫院,幾乎冇有打理宋家內部的事。

他的話,到底能起多大作用呢?

知了不知疲倦地在樹下嘶鳴,花園裡的除草劑不知疲倦地發出嗡鳴,鳥雀驚飛。

簡瑩抱膝坐在沙發上,盯著茶幾上的手機發呆。

忽然,一通視頻通話打了過來。

顯示的是陸煜城的名字。

簡瑩猛地起身,以為自己看花了眼。一連失蹤近十天的男人,竟然這時候聯絡她?!

她不敢馬虎,胡亂扒拉了幾下頭髮,隨即摁下接聽鍵。

視頻接通的前幾秒,畫麵一片模糊,就像手機被人拿在手裡晃盪。

“煜城?聽得見我說話嗎?喂?能聽見嗎?”

簡瑩盯著螢幕下方出現的一行“對方網絡質量不佳”的字眼,不自覺地攥緊了手掌。

為什麼不直接給她打電話?

就在簡瑩猶豫著要不要掛斷視頻回撥過去時,螢幕那頭忽然出現了半張臉。

轟——

簡瑩頭腦瞬間一邊空白,驚得下意識起身,膝蓋撞上了茶幾邊沿也毫無察覺。

因為她看見,手機的那頭出現了她媽媽的臉。

視頻仍然卡頓,那張臉甚至有點失真,但簡瑩還是愣在了當場:“媽?是你嗎?媽媽?”

她屏息著,不敢大聲喘氣,生怕這一切都是幻覺。

簡瑩心臟猛跳,她反覆走在客廳的過道上,麵露急色,不斷地詢問手機那端。

過了一兩分鐘,電話那頭終於傳來說話聲。

“……這手機是不是壞的呀?”

“你找個開闊的地方……”

“……”

彷彿從世紀那端傳來的聲音,悠揚又古老。

簡瑩發出一聲哽咽,熱淚從眼眶溢位,她早已淚流滿麵。

原來,在她替陸煜城擔心的這些日子裡,這男人竟然找到了她那被囚禁的親生父母,簡瑩不敢想象他這一路遇到了多少困難。

她這一輩子,能遇到陸煜城這個男人,她已知足。

“女兒?”

視頻兩端的人終於說上了話。

簡瑩大聲地回答:“我在!爸媽,我在這裡!我一直都在等你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