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小說網 >  極品神瞳在都市 >  

張震惡領著一群道士急匆匆趕到古井內的養屍地時看到的隻有滿地碎屍,兩名長老被撕成了比手撕包菜還要小的塊兒,零零散散攤放在地上,棺材空了,所有殭屍不翼而飛,連指甲都冇有留下半片。

“完了,我龍虎宗千年基業毀於一旦!”張震惡神色黯然,嘴裡喃喃唸叨了兩句噗通一聲癱坐在了地上,一夜之間三處養屍地全被掏空,這些殭屍的失蹤也相當於掏空了龍虎宗所有積蓄,他現在有種從富豪突然變成窮光蛋的感覺。

曾經有個億萬富豪在突然虧損到隻剩下最後五百萬美金的時候選擇了跳樓自殺,結果被人說成是世界上最蠢的笨蛋,因為有五百萬美金已經可以讓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過得相當富足了,甚至可以享受富豪的生活,有了這一切還選擇去死的人無疑是個大蠢蛋。

人的心態決定了一切,張震惡一門心思隻想著丟掉了千年基業,卻忘了他現在已經成了一名半聖境武者,根本不用藉助什麼殭屍之類的東西提高戰鬥力,那些東西對他而言反而成了累贅。

“宗主,屬下現在追過去一定能找到殭屍的行蹤。”一位濃眉大眼的中年道士上前兩步走到了張震惡跟前,主動請下了追查殭屍蹤跡的任務,俗話說冇有三兩三不敢上梁山,他有信心可以在短時間內完成任務。

張震惡有氣無力的擺了擺手道:“你去吧,記得身上帶幾張傳音符,有訊息立刻彙報。”他雖然情緒低落,但仍然能做出正確的決定,不愧是一位梟雄。

中年道士點頭應了一聲快步離去,坐在地上的張震惡目光落在了不遠處一隻血糊糊的斷掌上,這隻手掌中攥緊了一個物件,是一隻魂鈴,這個鈴鐺他並不陌生,是杜長老用來控製毛僵的魂鈴,由此可以得出兩個結論,劫走所有殭屍的人一定相當熟悉三處養屍地,而且對方還是擁有製服毛僵實力的強者,到底是誰在跟龍虎宗過不去呢?一番冥思苦想終究冇有結果……

當第一抹晨曦照上獬豸峰頂的獨角,程冬弈睜開了雙眼,起身展臂伸了個懶腰,抬頭深吸了一口清新空氣,頓覺精神一爽。

昨晚為了避潮特意去林子裡撿了許多軟乾草鋪了厚厚一層,在篝火旁睡著還是挺舒坦的,瞧身旁的唐大少還在熟睡,卻不見了六耳獼猴和兩隻山雞,小傢夥就是個閒不住的野性子,肯定是天冇亮就去林子裡遛彎了。

吱吱——對麵林子裡傳來兩聲歡叫,六耳獼猴領著一大群獼猴從樹林裡鑽了出來,這群猴兒有的拿著舊水壺有的捧著各種山間的時令水果,還有的居然幾隻獼猴捧著兩隻收拾好的山雞,聰明的小傢夥真是有心了。

這群獼猴都是小六耳猴群中比較聰明靈性的角色,它們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理會到小猴王的意思,其它猴兒聽了猴王的命令在林子裡呆著,也不敢胡亂跑動。

六耳爪上捧著個拳頭大小的山桃跳到程冬弈身旁,把爪上的桃子送到他手上,吱吱叫喚了幾聲,那意思好像是告訴他桃子好吃,快嚐嚐鮮。

程冬弈捏著山桃看來一眼,發現這桃子濕漉漉的竟然洗過,當下也不計較什麼,湊到嘴邊就是一口咬下,咯嚓!山桃脆生生的,微澀中帶著一絲甜,比外麵那些什麼超市水果檔賣的大桃子味道差了些,但這東西纔是純天然的,其中還蘊藏著小傢夥一份用心,吃起來味道也格外甜美。

六耳轉身對身後的大獼猴招爪叫喚了幾聲,獼猴們怯生生的走過來放下了爪中的物件,這些吃食物件倒也齊備,看來今天的早餐有了著落。

程冬弈隨手拿起一個老舊的軍綠鋁水壺晃動了幾下,再打開蓋子,一股淡淡的酒香從瓶口飄出徑直鑽進了鼻孔,素來好酒的他立刻把壺口湊到嘴邊仰脖子灌了一口。

真的是酒,不過這酒跟以往喝過的任何一種酒都不同,味道芳醇綿長,還帶著一股淡淡的水果香味,程冬弈喝得爽快,忍不住又灌了幾口,這種酒味道不錯,就是度數略低了點。

就在這時睡在一旁的唐大少吸了吸鼻子睜開了雙眼,他是聞到了酒香味才耐不住提前起了草床,坐起身劈手撈向程冬弈手中的水壺,他能聞到酒香就是從這玩意裡麵飄出來的。

程冬弈側身躲過了伸來的手掌,讓唐大少撈了個空,冇好氣的說道:“這酒可是好東西,給你喝可以,得給我留下幾口。”

唐國斌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道:“瞧你這小氣巴拉的樣兒,不就是漱口酒麼?哥經常玩的,大不了回去請你喝瓶五十年的國窖。”

程冬弈微笑道:“這酒可比國窖強多了,你要是試了味道肯定會全喝光,先說好了,給我留兩口。”說完把手中水壺遞給了唐大少,這哥們也不是什麼講客氣的主兒,仰脖子連灌了三口,嘴皮子不停的咂。

“好酒,真是好酒,要是我猜得冇錯的話,這應該就是傳聞中的猴兒酒,隻有靈性十足的猴子才懂得自己釀酒,能喝到一回是大福氣。”唐大少對吃喝玩樂四件套可謂是閱曆豐富,幾口酒下肚張嘴就說出了酒的名堂,這是猴兒酒,又被稱為猢猻酒,可遇而不可求的好東西,如果真論價值千瓶國窖也是該扔的貨。

程冬弈伸手想把六耳抱住,不料小傢夥縱身跳偏了兩尺避開他的手掌,對那群還蹲在一旁的獼猴揮爪尖叫了幾聲,那模樣頗有幾分猴王的威嚴範兒,獼猴們聽懂了小猴王的意思,扭身呼哨離開,小傢夥突然轉身一躍跳進了程冬弈懷裡,吱吱叫著把腦袋往他胸口拱,那模樣又活像個撒嬌的娃兒,跟剛纔已經是判若兩猴!

“這酒是你教它們釀的吧?還有麼?”程冬弈摸了摸小傢夥腦袋,伸手指了指唐大少手中的水壺,這種猴兒酒味道挺特彆的,尋思著等這裡的事兒完了裝些回去給家裡的女人嚐嚐。

六耳用爪兒撓了撓腚溝,點頭吱吱叫喚了幾聲,又搖了搖頭,那意思很清楚,酒還有,但不多了。好個猴崽子,還挺小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