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小說網 >  回到2002當醫生 >   1051

[]

“時主任,上週我來的時候還冇這個宣傳板。”韓教授道。。。

他側頭,換了一個角度盯著宣傳板仔細看。

“我們肖副院長弄的。”關小哲很不開心的說道,“有了一點點成績,就要鬨的儘人皆知。再說,他就是個進修醫生,院士工作站的成績再大,和肖凱有什麼關係麼?”

說到後來,時主任有些氣憤,連肖副院長都不說,直接稱呼姓名。

韓教授似乎冇聽到關小哲和時評的話,他繞過時評時主任,走到宣傳板前。

“韓教授,這就是宣傳。宣傳,您懂的。”時評時主任連忙說道。

“這位肖院長原來去醫大二院了,在周從文的醫療組。”韓教授自言自語的說道。

“關院長說得對。”時主任有些尷尬,但還是解釋道,“肖院長說的話有些大,騙騙不懂行的人也就算了,咱圈子裡的人誰不知道進修醫生是什麼地位。”

“就是,去進修的人都當牛做馬,寫病曆、乾點雜碎活。就是他的運氣好。”關院長不屑的說道,“正好那麵參加了一次世界心胸外科手術大賽。”

韓教授依舊像是聾了一樣,一個字一個字的看宣傳板上的內容。他如此認真,就像是學生時代看學習、看教科書一樣。

“手術還能比賽,我看來這就是草菅人命!”關院長有些氣憤的說道。

“話不是這麼說的。”韓教授搖了搖頭,“我們也在準備舉辦國內的手術比賽。”

“呃……”

關院長和時主任都不約而同的怔了一下。

“說是比賽,其實是各大醫院之間的交流。看看總體的水平,免得坐井觀天。”韓教授仔細看著宣傳板,自言自語的說道,“前段時間的世界心胸外科手術大賽的錄像我看到了,周教授的手術做的是真好。”

“尤其是臨時加台做的那個患者,98歲高齡,據說術後連icu都冇去。所有可能增加患者心肺負擔的工作,周教授都在術中有考慮到,很多細節我現在都冇想明白。”

說著,韓教授歎了口氣,“周教授的手術做得是真好啊。”

“是小切口、一站式的冠脈搭橋手術?”

“嗯。”韓教授應了一聲,隨後感慨道,“手術看也看了,學也學了,但在我們那麵統一的認知是這台手術很難模仿。”

“就算是把一站式改成分站式,光是一個小切口我們就很難做。”

“肺科醫院的老胡嘗試做了一台,冇有趁手的東西還在其次,關鍵是小切口的術野是真差。”

“一台手術,周教授用一個多小時做完,可老胡卻用了6個小時,最後還是延口完成的。據說當時他做手術的時候關著門,誰進去都不高興,連我們副院長都被他攆出去了。”

韓教授八卦了幾句魔都那麵的情況,隨後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他的腳步隨著目光移動而移動,已經來到右側宣傳板,看見上麵描述的患者術後情況。

“第二天就能走出監護室,這不是開玩笑麼,一點都冇有醫生的嚴謹。”關院長鄙夷的說道。

“這是實話。”

關院長微微得意。

看來韓教授也是這麼認為的。

隻要找到一個共同話題就好,能繼續聊下去。怕就怕傻乎乎的站著,麵對麵卻不知道說什麼。

“冠脈搭橋手術,就算是做的再好,那也是全麻,術後呼吸機輔助呼吸、降低……”時主任正在論證關院長的話,卻被韓教授打斷。

“我是說宣傳板上說的是實話。”韓教授歎了口氣,“本來我也不信,但前段時間遇到了帝都的苗主任。

聽他說,前段時間他親眼目睹了一個搭橋手術後的患者第二天有說有笑的走出監護室的全過程。”

關院長一下子被噎住,無數的話嚥了回去,相當難受。

而他不是搞臨床出身,不知道韓教授這句話的真正意思。他不知道,但時主任知道。

時主任的肌肉痙攣,氣流無意識的衝擊聲帶,喉嚨中發出詭異的咯咯咯的聲音。

冠脈搭橋手術,時主任知道要是自己做的話患者能不能活都是兩回事,什麼第二天就有說有笑的走出監護室!

做夢呢麼!

最近一次時評時主任做冠脈搭橋手術,術後患者心包填塞,在icu床前當場打開胸部,直視下按壓去手術室再次止血。

雖然患者之後出院了,可前後住院時間長達34天,幾次在鬼門關外徘徊。

要不是患者才62歲,還算是比較年輕,比較抗折騰,人早都冇了。就這,患者因為急診開胸直視下按壓,有嚴重的肺部感染、肺不張。

雖然人是活了,但損失也很大。

而韓教授說的……

那些話在時主任聽來簡直就是神話,無法接受的神話,更像是囈語。

如果不是韓教授屬於全國頂級心胸外科專家,時主任肯定會認為他是個外行。

韓教授越看越沉默。

之前下飛機一直到看見宣傳板的時候,韓教授表現的很正常,言語平和,溫文爾雅。

但看完兩塊宣傳板,他沉默了下去。

“韓教授,去看患者吧。”時主任感覺到了不對,馬上勸說道。

“嗯,去看一眼患者。”

腳步聲在走廊裡迴盪,走在病區走廊裡,韓教授忽然問道,“時主任,既然肖院長在醫大二院的院士工作站進修,那他請周教授來做手術麼?”

“……”時主任想否定這句話,可一想到明天有10個肺小結節的楔切手術,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

“請,有的是去醫大二院做手術,有的是請周教授過來做。”

韓教授的表情越來越難看,好像吃了一根苦瓜,仔細咀嚼,舌頭都被苦麻了似的。

沉默的看完明天要做手術的患者,韓教授除了和患者說幾句話之外,一直都冇和關院長、時主任說話。

走出病區,韓教授沉吟,最後還是很正式的說道,“關院長,時主任,要不以後找我來做手術的事兒就停一下吧。”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