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取第1次

“這就要從這個傅玉為什麼來龍國說起了。”

獨孤寒起身,倒揹著手,在房間裡麵走著。

一邊走一邊說道:“事實上,據我所知,傅玉是揹著她老公逃出來的……”

“也不知道這傅玉是如何得罪了自己的老公,或者乾脆掌握了,布萊克家族的什麼秘密,以至於她要逃走……”

“最後她輾轉逃到了龍國。”

“尋求我們的庇護……”

“你知道,我們畢竟是當時國內首屈一指的道者勢力,在加上我們和布萊克家族有業務往來,當時還不知道傅玉已經是布萊克家族的叛徒,所以就庇護了傅玉……”

“嗯,然後呢……”

丁哲看著獨孤寒,眼睛裡麵都是冰冷。

“然後冇過多久,傅玉的老公佈萊克奧古斯汀就帶著大群手下來到了龍國,要抓她回去……”

說到這裡的時候獨孤寒的眸子裡麵都是恐懼:“你知道,丁盟主,我們當時還冇有得到大量的修煉資源……”一秒記住

“我們的實力和布萊克家族一比差太多了。”

“嗬嗬……”

丁哲傲然一笑。

獨孤寒搖著頭繼續說道:“但是在當時我們畢竟事先答應了庇護傅玉。”

“又無法抵禦來自布萊克家族的壓力。”

“冇辦法,便隻好在布萊克家族大兵壓境之前,讓傅玉逃走了……”

“哦……”

丁哲一聽從椅子上麵站起來,倒揹著手,在房間裡麵走著……

眼睛裡麵都是冰冷。

“後來我們得到了訊息,說是傅玉一個人逃到了西藏,具體為什麼她非要去西藏不知道。”

獨孤寒搖著頭:“不過,看得出來,布萊克家族的狼人們,對西藏這地方很是忌憚的,所以並不敢大舉進入,隻是由布萊克奧古斯汀一個人,進入了西藏……”

“再後來,你知道了,傅玉在珠穆朗瑪峰成了一個地標……”

獨孤寒轉身看著丁哲:“這就是我和傅玉相識的經過……”

而丁哲卻是一臉淡然地笑道:“好吧,獨孤副盟主,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阻止我救傅玉……”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獨孤寒老神在在地走到了茶幾旁邊,坐在那裡,拿起蓋碗茶,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

“從那以後,我就仔細地研究了一下狼人家族的情況……”孤獨寒放下了茶杯,繼續說道:“原來,狼人家族也是分級的。”

“狼人按照實力分彆是,一級狼人、二級狼人,三級大狼人、四級狼王,五級狼皇……”

“而根據我的調查,三級大狼人和四級的狼王,其實就和我們現在的道者實力相當。”

“而五級的狼皇……”

說到這裡,獨孤寒頓了頓:“實力要超過我們的魂實境道者……”

“據說,狼人覺醒了好幾個狼皇……”

“現在你明白了吧,丁盟主。”

“不但當時我們龍隱少林不是布萊克家族的對手,其實現在我們道盟也不一定是人家狼人的對手……”

“更何況據我所知,現在布萊克家族和約德爾家族在國內有很多代理人。”

“甚至他們家族的密探,也許就在我們的身邊。”

說到這裡,獨孤寒起身看著丁哲:“丁盟主,我說了這麼多,你現在難道還不明白麼,我為什麼派人把傅玉從醫院偷出來麼,您思考一下,我們是否有必要和狼人作對呢?”

“盟主,畢竟道盟剛剛成立,戰鬥力還很弱,經不起風浪……”獨孤寒起身,捏了捏丁哲的肩膀。

轉身向外麵走去。

“等一下!”

丁哲叫住了孤獨寒。

“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麼?丁盟主?”

獨孤寒站在門前,轉身看著丁哲。

“我想說的是,若是冇有什麼原因的話,我把傅玉帶回去了……”

丁哲說道。

“如您所願……”

獨孤寒彬彬有禮地點頭:“不過,我還是建議您,若是真的想要救助傅玉的話,要事先打聽一下,布萊克家族和約德爾家族的實力。”

“以我們道盟的實力能否對抗。”

“受教了!”丁哲點了點頭。

“還有,若是丁盟主,不方便出馬的話,我可以幫你處理掉傅正陽。”

獨孤寒溫柔地笑著:“順便在幫你聯絡一下布萊克家族在國內的代理人。”

“你知道,我們龍隱少林……”

說到這裡的時候,獨孤寒的眼睛裡麵都是印象。

“不必了,這件事情我自己會親自處理。”

丁哲點頭。

同時他明白了。

給傅玉看病這件事情,其實是道盟成立之後,麵臨的第一個危機。

這危機來自道盟內部。

也來自外部。

道盟內部許多人都在等著看自己的笑話。

包括眼前這位獨孤寒。

看似溫柔的和諄諄教誨的外表之下,其實隱藏著的是一顆坐山觀虎鬥的心思。

那麼,就讓你們看看我丁某人的實力好了……

……

雖然經曆了一番波折。

但是最後丁哲還是和傅正陽一起,帶著傅玉回到了原來的那家醫院……

當然了。

丁哲並不知道的是。

他剛剛離開。

道盟的新任護法公孫憶香就走進了小四合院。

“怎麼樣?”

公孫憶香看著正在覈查的獨孤寒。

“道理,我已經和盟主講清楚了。”

獨孤寒老神在在:“如何去選擇,就看他自己!”

“但是我看你的表情,似乎是成竹在胸。”

公孫憶香坐在了旁邊。

“嗬嗬!”

獨孤寒搖著頭,高深莫測地道:“年輕人,到底是沉不住氣。”

“一聽見連我們龍隱少林都不敢得罪布萊克家族,無法庇護傅玉,整個人就炸了。”

“可以想象,回去之後他一定會想儘一切辦法來救治傅玉……”

“哦!”

公孫憶香點頭道:“那我們呢?”

“我們什麼都不做,靜觀其變就好。”

獨孤寒說道:“你真的以為,布萊克家族是吃素的麼?”

“到時候,若是道盟的人折損在了布萊克家族的手裡,你猜他還好意思賴在盟主之位上麵麼?”

“哈哈哈!”

公孫憶香大笑了起來:“那麼我們就看見,丁盟主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該怎麼燒吧……”

“對!”

公孫憶香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