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在山林之中一路穿行,不久之後便來到一處瀑布之下。

在瀑佈下,還有著一汪巨大的水潭,四周圍滿是飛禽走獸的足跡,看來經常有野獸來此飲水。

林蒼鷹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道:“這地方前路已斷,難道是讓我們翻過這座瀑布?”

楚休聞言,微微點了點頭道:“有可能。”

他轉頭看向一旁在王莽肩膀上趴著的小黑,笑著道:“小黑,去幫忙看看。”

小黑聞言,抬頭朝著瀑布上麵看了一眼,而後連連搖頭。

看它的模樣,看來上麵有什麼讓它趕到畏懼的傢夥在。

楚休抬頭看了眼瀑布之上,眼睛微微眯起,衝著兩人道:“我先去看看。”

話音落下,他腳下發力,直接一躍而起,落在瀑布邊緣的一處落腳點,而後接連幾次朝著上方跳去。

僅僅是片刻時間,便已經接近了瀑布頂端。

就在下麵幾人以為一切順利時。

隻見到從瀑布頂端忽然飛下一道巨大身影,張開翅膀宛若遮天蔽日一般,朝著楚休便撲了過去。

僅僅是眨眼時間,便已經來到了楚休頭頂不遠處。

楚休抬手看著眼前的巨大飛禽,麵上露出一抹驚訝神色,而後周身佈滿了罡氣。

抬手便對著飛禽打下的利爪一拳轟了過去。

二者碰撞間,有種金鐵交鳴之聲。

楚休腳下那塊凸起的石頭吃不住力,瞬間四分五裂,整個人朝著下方落去。

而那巨大飛禽在半空之中穩住身形後,便再度朝著楚休撲殺過去。

可剛一來到楚休身前,便被楚休借力翻滾其上,單手握住咽喉,整個朝著下方慢慢落下。

落在空地上後,小黑看著這隻巨大的飛禽,眼神之中滿是警惕之色。

楚休笑道:“看來小黑害怕的就是這傢夥。”

王莽不由得咧了咧嘴道:“這大傢夥,體型比小黑完全體大了一倍,而且實力好像也要強橫許多。”

楚休微微點了點頭道:“這是一隻抱丹境界的飛禽。”

林蒼鷹聞言,也是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而後開口道:“我能夠從它身上,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威脅,我不是它的對手。”

楚休笑道:“不過也好,有了這麼一個大傢夥,省的我們走路了。”

這隻飛禽體型巨大,足夠兩三人乘坐其上。

而且按照這傢夥的實力,帶著楚休三人遠行也是輕輕鬆鬆,冇有任何麻煩的。

楚休衝著小黑說道:“你去前麵開路。”

小黑聞言,點了點頭便從王莽肩膀上飛了起來。

而楚休手底下的巨大飛禽還想要掙紮,結果被一巴掌打得不敢動彈,感受著楚休身上傳來的恐怖威壓,隻好低下了腦袋。

忽然,楚休感應著胸前“仙”字令的灼熱,便將其給拿了出來。

卻冇想到那巨大飛禽看到“仙”字令後,眼神頓時柔和了許多,轉頭衝著楚休輕鳴兩聲。

楚休見狀,不由得眼前一亮,道:“你認識這塊令牌?”

巨大飛禽衝著幾人示意,讓楚休等人坐在自己的身軀之上,而後振翅一扇便升空而起,朝著遠處飛去。